关灯
护眼
字体:

356.你这放荡不羁爱吹牛/逼的毛病,是谁给你惯的?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明明是个女人,可祁悠然身上的气势绝不比这些奴才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弱。

    说话的太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,还没来得及想要说什么话去回复祁悠然,就听见祁悠然又冷声说道:“阉人也是人,我本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,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,像你这样的人能在皇上身边伺候,真的是小材大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我们皇上要见的是大齐的皇帝,而不是皇后。”那太监似乎被说的有些恼火了,再一想自己来此的目的,以及龙齐一要见楚云逸的原因,于是就脖子一挺,颇为大胆的对祁悠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要么我跟你回去,要么你自己回去,你是选哪一个呢?”祁悠然浅笑嫣然,看着那太监轻声问道,竟问的太监额角流下了冷汗蹂。

    老太监看了看祁悠然,又看了看祁悠然身后站着的那一群神色不悦的盯着自己的男人,沉思片刻后,他往旁边靠了靠,给祁悠然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请吧。”

    祁悠然嗤鼻一笑,大步往前走去。林佑、席璟宸和林木瑾三人赶紧跟上,楚云逸不在,他们都有些忐忑,不知祁悠然会怎么面对应付即将来临的这一切。

    祁悠然在去的路上,心里想了很多。第一次觉得这皇宫还是挺小的,竟然那么快就到了地方。来到龙齐一的寝宫门外时,祁悠然深吸一口气,对林佑三人说,“你们在外面侯着。”,接着就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龙齐一抬头一看,见来的人是祁悠然之后,愣了一下。而站在他身边的白洛,也同样是如此。

    祁悠然一见白洛也在这儿,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放心了。面带笑容的走了过去,祁悠然开口说道:“皇上他有些急事暂时脱不开身,所以就让我前来,不知是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国家大事,一个女人家能知道什么!”龙齐一不屑的看着祁悠然,问:“是什么大事,竟然比来见朕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也是国家大事。”祁悠然笑脸相对,“另外,我的身份除了是大齐的皇后之外,还是将军,所以所谓的国家大事,我也还是知道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祁悠然牙尖嘴利,胆子还够大,白洛有些担心的看着她,沉默的站在那里想着办法。看着架势楚云逸肯定是不能来了,可皇上这边,也绝对不是那么好放手的……

    “好,那就坐下吧。”龙齐一勉强的答应了让祁悠然留下来,不过看的出来,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十分不屑的。

    祁悠然才刚刚落座,白洛就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种事情还是和对方的皇上来谈更为恰当吧?”

    “朕也是这么觉得的,不过他不来,朕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龙齐一手指轻轻一点桌面上的地图,祁悠然垂眸瞧了瞧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“对我们之前谈过的事情,朕现在有异议了。”

    “异议在哪里?”祁悠然认真的看着那地图,头也不抬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,朕现在也想要了。”龙齐一一指地图上的某块地方,祁悠然抬头看了看他,脑子快速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地图没错,不过不是齐墓也不是耀明,而是另外一个国家的。楚云逸为什么要和龙齐一讨论分割别的国家地盘的事情?他们暗地里到底在策划着什么?

    楚云逸想要吞掉北冥的事情,失忆了的祁悠然是丝毫不知的。可在这关键时刻她又不能掉链子,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挺下去。

    “已经谈好的事情,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更改的,皇上见多识广,不会连这一点都不清楚吧?”祁悠然还不太确定龙齐一突然间狮子大开口的原因是什么,但她想,应该和龙少明的死,是脱不了干系的吧?

    “况且就算想要的话,皇上也得给我们一个理由,让我们信服然后心甘情愿的答应你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理由?”龙齐一冷声一笑,“想要理由的话,难道还不多吗?太子的死,就是最好的理由,皇后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老皇帝是想拿自己死去的儿子换点利益。真相大白,祁悠然对龙齐一的印象已经到水平线以下,变成负数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病逝,与我大齐又有何干?”祁悠然不慌不忙,镇定十足的问龙齐一。正好这时,房门被敲响了,龙齐一让门外的人进来,是太医殿的太医。

    他是来向龙齐一汇报龙少明的情况的,太子突然间就自尽,这种死法肯定是

    不能公布于众的,所以只能以其他的方式将其掩盖过去。

    祁悠然听着那太医说,龙少明是因为身上的伤太过严重,治疗无效才死去的话,她忍俊不禁,差点笑出声来。她甚至有些怀疑,这太医是不是龙齐一故意叫来,想让楚云逸听这些无聊的话的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多重的伤,连整个太医殿的太医们都治不好呢?”祁悠然挑了个恰当的时刻,开了口,让那边的白洛神经一紧。“还是说,是庸医太多,所以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?”

    祁悠然话中带着嘲讽,没有人听不出来。那太医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愣了一下之后,看向了龙齐一。

    “和她说说,太子生前的伤势。”龙齐一背靠着椅子,闭上双眸对太医下令。

    祁悠然是不知道龙少明之前到底伤到什么样的程度,不过如果对方想好好说的话,那么她也绝对会好好听下去的。可惜,这太医夸大其词的,让祁悠然的耐心急速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五脏六腑全部不同程度的收到了损伤,就连头部也受到了重击,所以太子之后的情绪才会极不稳定。这是那太医口中所说的措辞。而据祁悠然所知,楚云逸只是打断了龙少明的一条胳膊一条腿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笑着听完那太医的话,祁悠然点了点头,表示了解。本以为他就这么算了,谁料到,他还喋喋不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臣看来,若不是皇后前几日出现在东宫,让太子受到了刺激,那太子的病情也不会加重,更不会病逝。所以太子的死,大齐的皇上和皇后,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祁悠然歪了歪头,看着那年纪也算不小了的太医,然后又看了看那边毫无反应,好像还打算让他继续说下去的龙齐一。已经完全看透了龙齐一的套路,他今天找楚云逸过来,就是想逼着楚云逸多给他些好处,没想到来的会是自己,所以他觉得这件事就更简单了。一个女人,难道还不好对付吗?

    那太医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龙少明的惨状,不光是祁悠然听不下去了,就连一旁的白洛,都有些烦了。终于,祁悠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你这放荡不羁爱吹牛、逼的毛病,是谁给你惯的?”

    祁悠然突然问出的一句话,让龙齐一紧闭的双眸都瞬间睁开了。白洛愣了一下后,不着痕迹的一笑。因为这的确像是祁悠然能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龙齐一和那太医还有些疑惑,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受伤,此事不假,我也绝不会推脱责任。不过凡事有因有果,他为何会受伤,为何会被打断手脚,我想就算我不说,皇上和这位太医心里也是有数的吧?”

    祁悠然站起身来,语速缓慢的说。

    “明知我是齐墓王朝的皇后,还依旧对我贼心不改。我倒是想问问这位太医了,如果太子他瞧上的是你家的夫人,你会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太医不可思议的看着祁悠然,像是看着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太子是咬舌自尽的,你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,可真相就在那里,终究还是会被人们知道的。我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,嘴坏呢是公认的。如果皇上哪天想让天下的百姓都知道这个真相,那你告诉我,我一定会帮你这个忙,而且还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让你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龙齐一用力一拍桌子,很显然,是被祁悠然这番话给惹怒了。

    “身为大齐的皇后,你竟然如此不懂礼数!”

    “和姐姐一样,她是凭实力坐上皇后的位子,同样我也是凭实力成为大齐的将军的。既然来这里,皇上就不该把我当成一个女人看。话糙理不糙,道理摆在那里,皇上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