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97|77|3.23|家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一色翠绿的琉璃盏,上头雕刻着花朵,仿佛浮现在水面上,瓣瓣低垂,活灵活现。琉璃盏里堆出了雪白的冰沙,伴着各色的果汁,有黄色有白色还有绿色,有些上边还搁着暗红色的山楂点缀,分外好看。

    一盏一盏的冰饮放在桌面上头,看上去颜色分外好看,那翠绿的颜色令人觉得耳目一新。彦莹赶着过来向他们说明:“这些都是加了冰的鲜榨果汁,大夏天喝了刚刚好消夏,许大哥,不如叫些麻辣烫与烧烤上来,配着吃最最好。”

    许宜轩推开窗户就见大串的紫槐花从窗户外头垂了下来,一阵芬芳的气息,再往下边一看,二花正在做烧烤与麻辣烫,那香味儿直往鼻子里头钻。

    “你二姐也过来了?”点好了单子,许宜轩惊奇的望着彦莹:“难怪你就能腾出手来把这二楼给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彦莹点了点头:“我这铺子,要的是帮手呐,亏得秀文秀珠现在都能帮上忙了,下边由她们帮我看着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烧烤与麻辣烫都送了上来,小小的雅间里顷刻间就有一种浓郁的香味,众人瞧着那大盘子里头摆着一大串竹签子,正在疑惑该怎么吃,许宜轩已经抓起一串,开始亲身示范:“就这样吃!”

    旁人有位公子比较迟疑:“这般吃,实在不雅。”

    许宜轩用牙齿拉扯着那羊肉,不屑一顾:“就是要这样吃才爽,不信你试试!”见那人还在犹豫,他哈哈一笑:“做事情总是循规蹈矩,多没意思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众人受了许宜轩的诱惑,那香味儿又不住的往鼻子里钻,见着他吃得那般痛快淋漓,不由得也伸出手来,开始抓那竹签。有了一个带头的,就有第二个,不多时,每人手上都有了一根,就连那博士,也抓着一根在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这烧烤麻辣烫都比较重口味,本来是在秋冬季节最合适,北方天气冷,吃辣的东西能让全身都热起来。现在是大夏天,拿了这东西吃,才吃几根就开始滴滴的冒汗,虽然说吃得爽快,可却容易口渴,许宜轩拿起汤匙,舀了一点沙冰往嘴里送,那冰凉的滋味让他全身都觉得痛快起来:“你们快尝尝那些冰饮,好吃,好吃!”

    那些公子哥儿觉得汗蒸蒸的一身,拿着帕子擦擦嘴,只想喝点水,听许宜轩说冰饮好吃,这才醒悟过来,一个个拿着汤匙舀了冰饮喝,甜酸的水果配着牛奶,伴着清凉的沙冰,几乎要凉到心里头去了。

    “难怪皇后娘娘都说这冰饮好吃,果然名不虚传!”那位国子监博士拿着小汤匙满足的敲了下堆得跟小山包一样的碟子:“真是好吃!”要他自己掏腰包吃冰饮,他可没有这么多多余的银子,幸亏有一群阔绰的学生,博士忽然觉得自己不给他们上课,跟着出来吃零食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众人吃得热火朝天,忽然就听到外边有嘈杂的声音,坐在门边的人挽了帘子看了看,惊诧的哟了一声:“怎么了,准备吃霸王餐不是?到柜台上去闹了!”

    许宜轩“腾”的一声跳了出来:“谁敢来闹事!”

    柜台前边站着好些人,都是女眷,有婆子有丫鬟,前边站着一个身着华服的贵夫人,正高高的昂着头,一脸傲慢的望着柜台后正忙忙碌碌在做冰饮的彦莹:“你难道不觉得丢人?还不快快将这铺子给关了,老老实实在家里头备嫁!”

    彦莹懒得搭理她,只是低头做着冰饮,没想到简亦非他老娘闲得没事做,竟然挑了今天这个日子来她百香园闹事。要她关了铺子备嫁?可真是说得出口,自己不偷不抢,堂堂正正的做生意,碍着她什么了?

    许宜轩从人群里挤了出去,见着站在柜台前的程思薇,那副俾睨旁人的神态让他十分看不顺眼。这京城里有些名气的贵夫人他都认识,游宴里见过不少,可却从来没见到过眼前这位。他皱了皱眉头:“你这婆子怎么跑到百香园来撒野了?也不擦亮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程思薇听了许宜轩竟然喊她“婆子”,气得俏脸一白,秦/王/府里人人见她都赞她驻颜有术,个个羡慕:“侧妃如何能将这面容一直留在十八岁?着实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虽然程思薇知道自己看上去至少也有二十四五了,可听着人家说她像十八岁的少女,心中依旧高兴,捡着这句话就当了真,每日里洋洋得意遇着秦王妃,见嫡姐一脸晦涩的神色,她便高兴得很,步履轻盈,几乎要飘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可最近今日她也遇到了烦心事,她那嫡姐,可恶的秦王妃,不知从哪里找来两位美人,年方二八,生得格外水灵,断然不是她拼命靠着保养化妆来的那种美。她们的年轻便是美貌的资本,即便不上精致的妆容,也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秦王连续有四个晚上没到她院子里来过了,派黄妈妈出去打听,说是在新来的两位美人那边轮流歇息,有时候还三个人一道同床大被的睡着。程思薇听了这话,心中不由得悲凉,现在她已经进了秦/王/府,被抬了侧妃,哪里还能泼妇骂街一般去找那些侍妾吵闹?岂不是会失了自己的面子?

    每日闲到王府中无所事事,只能找些事情来想了。先是将简亦非折腾了回来,不让他到百香园住着,可简亦非回来住了一个晚上就又没在秦/王/府里住了,他搬去了青衣卫卫所,根本就不愿意回来,除非打发人去寻他,才回王府来给她请安。

    程思薇忽然发现,自己的日子并不好过,还不如在京城郊外的宅子里头呆着,在那里她便是主宰,想要做什么便是什么。可现在呢,秦/王/府的主母是她的嫡姐程思素,自己虽比她得宠,可依旧还是要低上一头,府中大小庶务都把持在程思素手中,她却是分毫权力也无。

    枯坐王府里,秦王有了新欢,儿子不愿陪在她身边,程思薇觉得她的日子越来越难捱,想来想去,总要找些事情做才好。

    简亦非九月十七就要完婚,现在都六月下旬了,可秦/王/府这边还没动静,她去问过程思素一次,可却只得了一句“我自然知道,你不必操心”的回答。程思薇愤愤不平,自己的非儿可是秦王唯一的儿子了,这亲事自然要大操大办,高门大户里头办亲事,谁家不是准备上一年的?可如今瞧着,秦/王/府安安静静,一点声响都没有!

    再看看皇后娘娘赐给非儿的那个媳妇,都是什么人!一个乡下丫头,仗着会做些好吃的哄了皇后娘娘开心,就得了赐婚的懿旨,到现在还不知道收敛,听人说好像将百香园的二楼收拾出来又开了一层铺面。

    这不是丢秦/王/府的人?秦/王/府的媳妇沦落到开铺子做生意的地步?程思薇越想越来气,一双手扭着帕子,心中郁闷不已,闷得久了,这口气总要找个人发泄,她站起身来,让黄妈妈喊了一群丫鬟婆子跟着她往外边走:“去百香园。”

    秦王妃得了信儿,微微一笑:“让她去罢,别拦她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现在越发的蠢了,这时候就准备跟未过门的媳妇儿闹,到时候这秦/王/府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。秦王妃撇了撇嘴,她打听到这简亦非的媳妇是个厉害的,就让程思薇到她面前去碰壁,自己刚刚好在一旁看笑话。

    带着人冲上百香园二楼,程思薇还没来得及痛快淋漓的训斥自己未过门的媳妇,就被半路上冒出来的一个公子哥儿喊成“婆子”,她捂着胸口站在那里,好半日说不出话来:“你、你、你说谁是婆子?”

    许宜轩轻蔑的看了她一眼:“难道你还不是婆子?看看你这张脸,上边的粉擦得比百香园的墙还厚呢,要是用帕子擦干净了,肯定是脸色黄黄,十分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胡说八道!”程思薇挣扎着喊出这句话来,她本来是找彦莹的麻烦来的,可现在听着许宜轩喊他婆子,这战火马上就转移了:“你这般放肆无礼,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许宜轩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:“你是谁?穿得这般花里胡哨,好像生怕旁人不知道你们家里有几个钱一样,满头首饰,实在俗气,我想你应该是京城哪家商户人家的婆娘,眼红百香园生意好,没事情做想来找肖姑娘的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商户人家的婆娘?”程思薇的声音都有几分颤抖,她尖叫着道:“我是秦王的侧妃,你可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!”

    “秦王的侧妃又如何?你以为我怕你?”许宜轩鄙夷的看了她一眼,自己父王也有侧妃,可是不少场合她都不能露面,跟那些侍妾姨娘没什么两样,不过是个侧妃罢了,竟然还想来百香园闹事,只要他在这里,就每人敢来欺负肖姑娘!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你是谁?”程思薇迟疑的看了许宜轩一眼,见他通身富贵气派,不由得也忽然胆怯了几分,这京城里别的不多,就是勋贵多,上街转一圈,就会见着不少公侯家的公子哥儿,瞧着面前的许宜轩,应该也是高门大户里头的公子。

    只是竟然连自己这亲王府的侧妃都不放在眼里,他会是谁?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八章翻脸

    “我是谁又何必告诉你?”许宜轩朝着程思薇翻了个白眼,敲了敲柜台:“你只要不与肖姑娘作对,我就不会管你,你要是惹了肖姑娘,那我可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程思薇吃了一惊,看着许宜轩那认真的神色,飞快的琢磨了起来,这人究竟是谁?为什么会这般维护那个乡下丫头?莫非他与这乡下丫头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□□?她狐疑的打量了彦莹一眼,冷冷说道:“肖三花,你怎么能吃了碗里的,望着锅里的?这人与你,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彦莹抬起头来,朝程思薇笑了笑:“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朋友?好朋友会是你们这样?”程思薇尖声喊了起来:“肖姑娘,你不要仗着有皇后娘娘赐婚,你就可以胡作非为,怎么也该想想我家非儿对你的一片情意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师父的娘?”许宜轩瞟了程思薇一眼:“我师父人那般好,为何你却瞧着不怎么样?我师父与肖姑娘情投意合,又得了皇后娘娘的赐婚,还有谁能来破坏他们?我与肖姑娘就是朋友而已,哪有你想的那般龌龊!”知道程思薇是简亦非的娘,许宜轩放缓了口气,没有原先那般冲,可心里还是有些不忿,觉得他师父这个娘十分不得体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肖三花坦坦荡荡,没做亏心事,不怕你来疑神疑鬼。”彦莹将搅拌好的果泥从榨汁机里舀出来,放到琉璃盏里,一边从棉被包着的箱子里头取出用油纸裹着的冰块,放到另外一个机子里边打碎,将它洒在果泥上边,眼睛都不瞟程思薇一下,只是专心专意的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程思薇见彦莹对自己一屑不顾,气得全身发抖:“肖姑娘,你只有三个月不到就要成亲了,为何不在家中安心备嫁,反而在这里折腾这些?秦/王/府还用不着你来开铺子贴补,你赶紧将这百香园给关了门!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开铺子可没想贴补秦/王/府,这百香园是我的产业,我肯定不会送到你手里来的。至于备嫁,这京城里什么东西没有?只要我舍得花银子,一天就能将嫁妆给置办齐全了。倒是秦/王/府还没给我送聘礼过来,这好像不合礼仪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程思薇大怒:“就你这出身,还指望秦/王/府会给你多少聘礼不成?”

    “秦/王/府不管给我多少聘礼,那都是我作为儿媳应得的,我的出身不是没有聘礼的理由。我是皇后娘娘下的懿旨赐婚,你们难道连皇后娘娘都不看在眼里?”彦莹讥笑的撇了撇嘴:“你且放心,我不会要你一分一毫,秦/王/府给我多少聘礼,我依旧带着回秦/王/府去,至于我名下的产业,秦/王/府也休得过问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站在那里好半日出不了声,身边黄妈妈赶紧劝说着:“侧妃,咱们出来久了,也该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怎么来了这里?”刚刚一转身,就听着蹬蹬蹬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程思薇被迎面而来的简亦非逮了个正着,有几分不自在,避着往一旁走:“听说百香园有什么新的冰品,我只是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就要走了?尝过味道没有?三花做的东西很好喝。”简亦非笑着挽住程思薇的脸:“母亲你且坐坐,我帮着三花做了冰饮给你来喝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哪里还坐得住,沉着脸带着丫鬟婆子就如旋风一般刮了出去。简亦非有几分莫名其妙,望了望彦莹:“三花,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娘过来让我将百香园给关了门呐。”彦莹趴在柜台上头懒洋洋的笑了笑:“简亦非,要是你娘一定闹着要我乖乖的在秦/王/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那我想咱们这亲事还是算了罢。”

    “三花,三花,你说什么呢!”简亦非十分着急,一把就抓住了彦莹的手:“说好的要一辈子在一起,你怎么又要变卦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变卦,我只是说要是你娘刁难我,要我到秦/王/府呆着,我可不干。”彦莹瞅了简亦非一眼:“要是你娘跟我吵,你又准备怎么办?”自己才不问他你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你娘那边,这问题实在太傻,彦莹觉得问问他的打算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娘不让你出来打理香园,那我就带着你住出来,咱们刚刚好不住到秦/王/府。”简亦非赶紧表态,好不容易追到的媳妇,自己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。他母亲是因着暂时还没有想得通,老是在家里坐着,肯定会坐出毛病来,而且要是脑子转不过来,还会寻了秦王妃去吵闹,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——还不如来帮三花做生意呢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彦莹点了点头,简亦非这回答,她喜欢:“你回去和你娘说清楚,我可不想再见着她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。这人与人之间能和和睦睦相处,如何不好?一定要到旁人面前耍威风不成?虽然说她是我的长辈,可遇到不讲理的长辈,我肖三花可不会客气。”彦莹瞧了瞧简亦非:“亦非,你知道我的性子,我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,现在说清楚比较好,免得到时候大家撕破脸皮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沉默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好,我这就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三花还没过门呢,他母亲就跑过来挑三拣四的,要是自己不去说清楚,他母亲处处刁难三花怎么办?自己喜欢三花,希望三花和自己一起甜甜蜜蜜的,可没想着要三花吃苦受气,若是被他母亲欺负了,自己真对不住三花。

    回到秦/王/府,走到程思薇的院子,看门的小丫头子见着简亦非回来,赶紧飞奔着去报信。黄妈妈笑眯眯道:“侧妃,公子还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恨恨的将手中的茶盏放在了桌子上,重重的一声巨响:“他一门心思都在那乡下丫头身上,还回来作甚!”

    黄妈妈陪着笑道:“夫人,公子这不是来给你请罪了?你也别太摆谱了,总得要给个台阶让公子下才是。”这母子有了嫌隙,如不能及时消除,积怨越来越深,被那媳妇挑拨几句,只怕是会翻脸不认人呐。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。”程思薇按了按胸:“你让他进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简亦非大步走了进来,眉毛皱到了一处:“母亲,我来与你说说三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罢,我听着呢。”程思薇靠在椅子里,眼睛瞟了一眼简亦非,心中暗道,自己这儿子怎么越大就越跟自己离心,毕竟不是亲生的,哪怕从小带到大,依旧还是不把自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母亲,三花是个很好的姑娘,她做事有自己的分寸,你就别去为难她,挑剔她了。”简亦非见着程思薇一脸的不以为然,心中有有几分气:“母亲你日日在这王府里,养尊处优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为什么非要去找三花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她的麻烦?”程思薇“腾”的一声坐直了身子:“她是秦/王/府的长媳,每日抛头露面去做生意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不是秦王的儿子。”简亦非瞪大了眼睛:“我这十多年来问过母亲很多次,我的父亲究竟是谁,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,等我不问了的时候,你却指着秦王告诉我,他是我的父亲,你要我如何去接受?我与三花,都不是大户人家出身,我们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,也用不着奴仆围绕,我们要靠着自己一双手来挣饭吃。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过上最简单朴素的日子,根本没想过要大富大贵。母亲你喜欢大富大贵你便好好享受,恕儿子不孝,却是不能跟你一样,对这温柔富贵乡流连忘返。”

    “好哇,为了你那个还没过门的媳妇,你竟然教训起你母亲来了!”程思薇气得全身发抖,抓起茶盏就朝简亦非砸了过去:“你这个白眼狼!枉费我养了你这么多年!”

    “母亲息怒,是儿子不孝,可这话我却不得不先说清楚。”简亦非的长衫被程思薇扔出的茶盏泼得湿了一块,粘在那里,将一双腿的形状显现了出来,笔直,修长。他将长衫下摆拉了拉,朝程思薇一拱手:“母亲,以后你便安安心心的享福,别再去百香园了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的手指紧紧的抓住了椅子扶手,大口大口的喘气:“黄妈妈,快,快些取些藿香过来,我要闻闻,心里头憋得慌。”

    侧妃院子这边一闹腾,那边秦王妃便得了消息。她听了婆子传回来的话,微微一笑,心情十分高兴:“看来皇后娘娘赐给咱们府上大公子的媳妇可真厉害,将夫君拿捏得半句多话也没有,还心甘情愿帮她顶撞自己的母亲,我这个主意算没出错。”

    程思薇再得意,也是个侧妃,现在她那儿子都不怎么听她的话了,人活到这个份上,也算是活得太委屈了。秦王妃很是得意:“去将大公子喊过来,我要与他商量下秦/王/府的聘礼。”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九章聘礼

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