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深情不寿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花千骨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。收藏~顶*点*书城书友整~理提~供转念又想,他都不稀罕她了,她留在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东方……”

    白子画慢慢转过身来,眸子一片漆黑不见反光仿佛要把人吸进去。

    他教的好徒弟啊,深更半夜离家出走要跟男人去私奔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准再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要嫁给他,做他的新娘子!”

    那样的信誓旦旦,那样的目光坚定,仿佛上已是始终对他执着无悔的花千骨。白子画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往上冲,几乎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允许!不准踏出云山一步!”

    花千骨从未见他如此声疾色历地训斥过自己,顿时所有的委屈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让我走,我只是你的徒弟,又不是你的囚犯你的奴隶!我喜欢东方!没有任何人能把我们分开!”

    白子画的表情仿佛玻璃裂开了一般,花千骨话一说就后悔了,害怕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这时旁边一阵不紧不慢的响声响了起来,一人缓缓从月色氤氲中走出来,披一身

    露水,却瞬间将自己恨不得一头撞死的花千骨给照亮了。

    “东方!”她快要喜极而泣,师傅毁了纸符,自己有没有办法通知他,好些天不见。真的快要急死了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走吗,我来接你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恍惚中,似乎也曾经有人对他说过那样的话,花千骨的眼眶又红了起来。直觉想上前两步扑进他怀里,却在白子画的目光震慑下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自己来送死,省得我再去找你。”白子画的语气平静无波,却潜藏着极大的愤怒,杀气熟练不住,四处激荡。

    东方xx【那两个字懒得找】依旧是笑:“白子画,你很怕我对吧?听到骨头说见到我知道我还没死,更是怕的连觉都睡不着了?”

    白子画没有说话,他是怕他,那日东方死时,花千骨哭喊着答应跟他一起走的情形还历历在目,而她死时,一句若能重来一次她再也不要爱上自己,更是缠绕成他永远的噩梦。

    其实,她早就已经,在他和东方x卿之间做出了选择,而自己却强逼这留她在身边,禁锢着她,不肯放她走。

    所以当东方x卿再次出现,他怎能不怕,怎能不慌,怎能不痛!

    一眨眼人已经到了东方x卿的面前,手中光剑直指,再近半寸,他便是身异处。

    花千骨吓得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从没见过师傅这么冷酷无情的模样,他是真的想要杀了东方x卿。

    “师傅!求求你!不要!”东方只是一个凡人,连还手之力都没有

    白子画恨不得眼前之人立刻化作灰飞,残留的那一丁点理智却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理由这样做,因为错的,都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他再也不能冒任何失去她的风险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微微上前一步,杀气将两人紧紧环绕。

    花千骨满脸泪水,吓得一个劲地跪下去磕头,一个比一个响,额头撞在地上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师傅,是我错了!不关东方的事!你要杀就少我吧!我是真的喜欢东方想要跟他走!求求你成全我们!”

    白子画一阵晕眩,世事仿佛突然翻转了过来。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?为什么他最深爱的女子会跪在地上求他成全她跟另外一个人?

    小骨,你最爱的人,难道不是师傅吗?

    面上变得一片茫然无措的神情,忆起那日她要少霓漫天犯下大错,跪在院子里一个头一个头磕着,天下着大雨,满院子都是血,所有的桃树,一夜便枯死了。

    才多少时间,换个场景,月夜下,他再次跪在自己面前,确实要求一个离开?

    可是她走了的话,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他已经一无所有,不属于仙界,不属于长留,天下之大,没有他的位置。除了小骨,他在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。

    没有选择的权利,更没有解脱的权利,如果最后连她都离开,他还剩下什么?

    小骨,你不是答应永远不离开师傅的吗?

    白子画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那个他,喉咙一咸。转头看着东方x卿。

    都是你,如果不是你……

    “师傅!不要!”

    花千骨只看见白子画指间一道银光射出,瞬间将东方x卿笼罩。

    光芒映衬下东方x卿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,却只见另一道逛打了过来,巨大的轰鸣爆破声,青烟四起。白子画飞了过去,然后重重的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花千骨站起身来,满脸血污,眼睛睁得大大的,亮的吓人,愤怒中带着一丝邪魅。

    “不准再有任何人,在我眼前伤他!”

    空气中的血腥气味让她仿佛再次回到肝肠寸断的那天,眼睁睁,眼睁睁只能看着东方,小月他们死在她面前,痛到的心再次活生生被辗个粉碎。决不允许!决不允许这种是在生一次!】

    白子画知道他现在已在逐渐恢复神识,重击之下几乎说不出话来,轻咳了一口血,然后感觉筋骨和皮外伤正一点点的愈合。

    可是人却仿佛被抽出来了所有的力气,绝望虚脱的再站不起身来,她竟为了东方x卿……

    这一世,果然如她所欲言吗,她再也不爱他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为自己觉得可悲还是可怜,他看见东方x卿慢慢向他走了过来,花千骨处于混沌和混乱中没有恢复意识,木头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白子画,如今的这个花千骨到底是不是你深爱的那个花千骨,其实你自己都一直没弄清楚,想爱她又逃避她,想珍惜现在的拥有的确有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无法自拔。花了十多年,却仍只是把她教成了个废物,看得久了,连你自己都迷惘了她到底是谁,迷惘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。和他在一起,既是救赎也是凌迟,你无时无刻都不再痛苦。既不肯让她离去,也永远不会接受她,因为在你心底,她已经和你爱的那个小骨不同了,接受她会让你觉得自己正在叛变,抱着她如同抱着别人,你会内疚。可是离了她,你又不能活。这样永生永世的痛苦下去,又是何必能?”

    白子画没有说话,周围杀气弥漫成一片绝望和死寂。

    “这一世我来,从没想过要伤害她或是利用它。当初你为长留山,我为异朽阁,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,我们都为了六界众生抛弃辜负了她。其实从那时候开始,我们俩,都市区来他的资格。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,我也不是没有后悔过。如今想做的,也只是尽力补偿。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,如此对她未免太不公平。也不要再把她当孩子对待,否则她永远都只能是个孩子,无法真真正正做回花千骨。”

    白子画摇头,她做会了花千骨又怎么样呢,难道有可能原谅他吗?那时才是她真正失去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花千骨此时才恢复神智,看到白子画似乎是受了重伤躺在地上,吓得脸都绿了,踉跄的跑到她跟前,产看着他的伤势,泪水不断下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师傅,我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杀东方!你若是真不准,我就不跟他走了,我跟你回去,没有你的允许绝不踏出云山一步,你不要杀他……”

    白子画自嘲地笑,她这算是在为东方x卿牺牲吗?他什么时候成了棒打鸳鸯,保守古板的可恶家长了?

    东方x卿的身影慢慢在月色下淡化:“白子画,我不会和你争,我也只是想挽回我所错过和时去的。她魂魄渐全,虽依旧虚弱能力有限,但总有一天会恢复所有记忆,这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。到时候她若还想离开你身边,没有什么能阻拦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子画定定看着他仿佛吃了一惊;“原来你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x卿扬起嘴角,笑容凄清,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好师傅吧,也不是一个好掌门,总是要牺牲一个才能保全另一个。

    几乎已经回忆不起小骨未出现的时候自己是怎么生活得了,千年的岁月流动的漫无声息,可是从来都觉得理所当然,不觉好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。后来小骨来了,一切悄然改变,他开始变得不像他,又或者,这才是真正的他?

    世上最可悲的事是当过去深爱你的那个人成为你的一切之时,你却对她不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逃避,他狠心,他顽固不化,那么多年,甚至没能听上一句,她说爱他。

    虽然口口声声说,如今只要她要,什么都会给她。可悲可笑的却是,她已经根本就不想要自己了。

    伤疤只是痛,其实一直在痛,有时候轻有时候重,那块他硬生生剜下来的肉仿佛一直没有愈合过,那么多年没有一刻不再疼痛提醒他犯下的错。日日夜夜,反反复复做着同一个杀死她的梦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一双手紧紧握住他颤抖抽筋的左手,袖子被撩开,他只觉得想要抽回,掩饰那块伤疤,却感觉温暖的指尖在伤疤上游走,然后是冰冷的唇,和贴在上面的湿润脸颊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不痛……”花千骨坐在床前,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白子画缓慢的睁开眼睛,伸出手抚摸她的。

    “师傅我再也不离开你了,你不要生我的气。”不记得刚刚生过什么,只是担心的看着白子画,他的手臂似乎是越来越疼得厉害了,到底以前的那个小骨对他而言有多重要,他又多思念,才会一次又一次的痛到昏迷不醒?”师傅没有生你的气。“白子画目光平静淡然中带一丝悲悯,她说的没错,自己没有权利束缚她,她犯下的错,欠下的债,上一世已经以死还清了。东方说的也没错,自己心魔日盛,和从前一样只会害了她。

    花千骨紧紧握着他的手,头埋在他怀里微微有些颤抖,他虽然想要嫁给东方,可是从来没真的想过要离开师傅的,那么多年师傅就是他的一切,他当时只是太生气,只是以为没师傅不要她了。

    可是只看到一贯高高在上的他倒在地上的那一刻,他吓得几乎呼吸停止,才终于明白师傅对自己有多重要,她宁可自己死,也不要他有一点点得不开心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所以她终于还是吃下了东方x卿给他的归仙丹。决定做回师傅心目中的那个小骨,无论那个小骨到底是她还是别人,他已经分不清也不想去分清了。只要他喜欢,他想把她当做谁就当作谁吧,他再也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白子画心头悲苦,一时又开始有些模糊不清,却突然闻见一股熏然的想起,右臂上一阵清凉,床前垂落的白纱随风轻动,让他有似梦似幻的错觉。”小骨在做什么?“

    低头见他正小心翼翼的往自己的伤疤上抹膏药不由苦笑,这怎么可能好得了。”师傅你别乱动,等下药蹭没了。“

    花千骨蹬蹬蹬的抱出去,端了一碗粥进来。”师傅,肚子饿了吧?“她小口地吹了吹,然后喂到白子画嘴边。

    他又哪里会饿:”小骨学会下厨了?“

    花千骨难为情的低下头:“我只会做这一个……”以前都是师傅照顾她,她什么都不会做,现在想要好好照顾师傅,却又在也来不及了。恢复记忆之后的那个花千骨,定是聪明伶俐,什么都会的吧?

    白子画本就无大碍,却也懒得抬手,放任自己沉溺在她小小的关心里,一口一口就着她喂得粥喝。

    抬头看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雨,为什么这些年小骨明明在他身边,他确任然觉得如此冷清?

    花千骨看着白子画望着窗外出神的样子不由感慨,这么多年,她在慢慢长大,可是岁月却从来没有在师傅身上留下一丝痕迹,如此安静坐着的他,犹如一尊上天用冰雪精心雕琢而成的人像,美得叫人心酸,叫人无措……

    知道他虽在自己眼前,心里一直思念着的却是以前那个小骨,她伸出手将他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“师傅,别担心,我吃了东方给我的归仙丹,很快就会恢复记忆和灵识。到时候,你就可以见到以前那个小骨了。”

    白子画震住了,不可置信的用力一把抓住她的肩。

    “小骨!你在说什么!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你的神祠刚刚才好一些!”或许在旁人看来只是恢复记忆的事情,可是对于此刻什么都不知道的她自己来说,确实要接受另一段记忆和人生,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人。她怎么敢……

    花千骨笑着用力点头:“我当然知道,我把以前那个小骨还给师傅。就算是死,我也不要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白子画双手颤抖,她为何还是那么傻,哪怕磨灭自己也想要给他一个成全吗?可是她哪里懂,能像如今一样有她朝朝暮暮陪着,以是他最大的心愿了。她以为是把以前的小骨还给了他,其实却是将她彻底带离他的身边啊!

    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白子画苦苦一笑。本来还以为可以再多贪图享受几十年几百年和她一起的日儿子,却终于还是提早来了。躲不掉,终归无论如何也躲不掉……

    “小骨,你下去吧,为师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花千骨见他面色变得空洞而飘渺,有些担心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夜深,头有些痛,除此外并无别的不是,她坐在案边,第一次如此郑重的提起笔来。

    “这封信是写给你的,恢复记忆后的小骨。我相信吃下药后我会想起以前的事马可是我

    不敢确定会不会忘记现在的事。我不敢打这样的赌,所以我留这封信给你,提醒自己这段生命力最幸福美好的时光,也告诉你要好好珍惜眼前,希望你可以看见。如果你的回来真的代替了现在的我的存在,再不记得这些年和师傅待在云山的日子,我想我会非常难过的,可是我不会后悔。我不知道曾经的你和师傅之间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,让师傅明明那么向你,却不敢让你回来,怕失去你。我只是想告诉你,把哼唧还有我的家人拜托给你,你一定一定不能让我失望,不能抛下师傅,不然我做鬼也会回来找你报仇的。如果你回来了,只记得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不肯留在师父身边,那我就把这些年开心的事一件件讲给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花千骨写完信以是深夜,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,随着头脑越来越清明,她奇迹般的十分平静,也没有任何不舍与不甘。灵魂似乎正在重新变得完整,像月亮慢慢变圆。

    抬头看,窗外似乎格外明亮,推门一看,竟然下雪了,天冷得出奇。

    朝师傅房里走去,房间没有掌灯,白子画坐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“师傅?”花千骨把灯点亮,疑惑而担心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子画转过头,看着他温和地笑了,严重的冷淡褪去,目光那样明亮,冰雕仿佛孙建活了过来一般,有了生气,可是却又变得有些不太像他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喝酒了?”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,混合着白子画身上的味道,叫她有些微微熏然。

    白子画对她招了招手,递一杯给他:“小骨,这是当年绝情殿上你亲手埋下的桃花酿,陪师傅喝最后一杯。”

    花千骨点了点头。接过酒杯坐在他身边,闻了闻酒香,又伸出舌头舔了舔,醉人的味道让她眯起了眼镜,以前师傅都不让她沾酒。

    白子画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看着她的目光挣扎而迷惘。

    花千骨几杯小酒下肚,话比平常多了起来,白子画仿佛在安静地听,又仿佛在出

    神。

    喝完一杯的时候,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,趴在桌上笑呵呵的看着白子画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略有些放肆地拂过他冰冷的唇,烧红的面颊上一滴泪珠滑落下来。她其实心地

    好害怕,怕自己要是忘了他怎么办,忘了在云山的这些年。

    白子画心中一荡,站起身来,一把将她横抱起来,放在塌上。

    花千骨醉眼迷离的仰望着他,白子画突然其身而下,埋于她的颈间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骨,你就从未想过,嫁给师傅吗?”为什么她口口声声喊着要嫁给东方,却从

    来没想过嫁给他,她这一世,果真一点都不爱他吗?

    花千骨晕乎乎的脑子顿时就炸开了花。

    嫁给师傅?

    他从来都没这么想过也不敢这么想,那个人,是师傅啊……

    感觉一只手正在解她衣服上的带子:“师傅?”

    师傅今天怎么了?

    “不要跟他走,不要离开师傅好吗?”白子画低喃,声音中隐藏的巨大痛苦几乎让花千骨心软到忘记一切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喝醉了,小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花千骨丝毫不疑有他地轻抚着他的背他的长。

    “小骨,你不是一直想要师父吗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这样……你明日便不会走……”

    衣服被脱了下来,感觉到白子画的吻顺着颈间滑下,花千骨开始有些慌了,这和平日里的亲热似乎不太一样,冰冷的空气中激荡着一种特别的味道,可是又无力反抗,连骨头都酥软麻痹了,万千迷醉在酒精和白子画的气息里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我不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留下我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骨,你还爱师傅吗?”

    “爱?”

    白子画抬起头看着醉眼迷离的她,满脸泪痕的她。是小骨,可是又不完全是她……

    东方x卿的声音又一遍在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难道你和她秦金石,不会觉得怀抱里的是另一个人,不会觉得内疚吗?

    悠长的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白子画,你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以为这样她便不会离开了?错过的,就再也没机会挽回。能有这些年的相伴,也该知足了。你难道嫌上辈子伤害他的还不够多,还想让她更恨你吗?这一次,就一切尊重她的选择吧。

    花千骨感觉被人紧紧抱入怀中,仿佛要捏碎了般,那个熟悉而清冷的声音那样悲伤地问道:

    “小骨,师傅这一世要怎样做,才不会错呢?”

    她想回答,可是眼前逐渐漆黑一片,过往的一切,排山倒海而来。

    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是漫长的一生,如此清晰,如此真切,连每日吃的什么菜,穿的衣服的颜色,天空中漂浮的白云的形状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而那些爱与恨,痛与苦仿佛隔了太远,被岁月附上尘埃,变得似乎不值一提起来,可却依旧留在了心底某处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花千骨睁开眼,面色平静淡然。

    她正斜倚在湖中小榭的卧榻之上,风卷帘动,岸边桃花树下是哪个熟悉至极白的尘埃不然的身影,正对影独斟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在她脑海中迅流淌,回头看,犹如过眼烟云,。可是有些时却始终铭刻在心上。从她如何在憎恨和绝望之下,设计让白子画亲手杀了自己,下来不死不灭的诅咒,到心甘情愿吃下仙丹,只为了换他一个完完整整的花千骨,甚至还有当初一纸遗神书没想到却毁灭了整个神界。

    她全都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千万年的记忆堆积在心头,神识变得清明透彻无比,胜过得道之人瞬间的大彻大悟。

    可是眼睛却始终痴痴的看着远处的那个人,想起这些年自己为他所受的痛,他为自己所受的苦……

    一步一步,仿佛从天边,慢慢走到他的跟前。眼前之人早不复昨夜想要挽留她时的痛苦无措,又变得冷淡而遥远起来。

    为何,他可以对身为孩子的小骨慈悲,对丧失记忆的小骨温柔,确实重要以这样冷淡的面孔来面对深爱着他的她?就算事到如今,依旧不肯接受自己吗?却又为何,还口口声声求自己留下?

    白子画静静地看着他,两人目光相遇,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这些年仓皇流逝的岁月顿时碎作指尖的粒粒尘埃。

    相顾无言,那浓重得化不开的悲哀缠绕的两人几乎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花千骨和动了一下嘴唇,却仿佛已经失去了语言的本能,只从嘴边流露出几个残缺的音节。

    可是白子画听懂了——

   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

    他轻叹一声,她还是放不下,始终要自己给一个答案。她还在执着,可是至少说明,她还在爱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”千言万语,还有这些年的所有爱惧,都只凝固成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花千骨想笑,可是脸部肌肉不听使唤,依旧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是啊,爱情到头来一共不过就只是几句话而已,“我爱你”、“我恨你”、“算了吧”、“对不起”、“忘了吧”……

    而他永远只会说着一句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慢慢向天边飞去。

    白子画欲挽留的手硬生生停在半空,选择了亲手杀死她的自己有什么资格留下她?

    慢慢垂下眼睑,凉薄的唇轻轻合动,再抬头万里晴空已没有了花千骨的踪迹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去找东方彧卿了。而他,了无生意,也该离去。

    太久没有御风而飞,花千骨有些头晕目眩。她赶着去找东方彧卿,因为她要去接糖宝,世上对她而言最重要的孩子,东方说过,她醒的时候糖宝也会一同醒来。

    可是异朽阁里等待她的没有东方彧卿,只有傻乎乎的刚睡醒的糖宝,看到她喜极而泣的叫着娘亲,花千骨抱着她左亲右吻,泪水蹭的它满身都是。

    她那些年最伤最深的痛和憎恨,最大的遗憾和不甘,终于在这一刻圆满,重获珍宝的喜悦和感恩,没有人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糖宝还记得生过的所有事,但是道行和灵力全无,又要重新从最低级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“糖宝,东方呢?”

    糖宝眼泪哗哗地看着花千骨:“爹爹……爹爹他已经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花千骨如被雷击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骨头,爹爹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!他怎么可能死呢?我明明前天还见着他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骨头,他十年前就已经死了,异朽阁主虽无所不知,可是世世早夭,这是夭命,在劫难逃。何况他上一世为了多陪你一年,今生本就命短,续命时间有限,可能等不到见你。所以你一直见到的那个,是鬼……”

    索然经历如此多的风浪,花千骨还是被这个消息打击到几乎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那么久见到的,都是东方的鬼魂?”

    糖宝点头:“当初爹爹告诉尊上你的下落没多久就去世了,否则他说会亲自去杀阡陌那接你回来抚养你长大,可是他没有办法,只能把你交给尊上,然后化作鬼魂一直陪在你身边。其实这些年他从未离开过,一直在暗中看着你成长。他听见你口口声声说要嫁给他,要跟他走,心里是抱了期待的,便一直在等,等你吃下归仙丹恢复记忆的这一天。如果你最终选择是跟他在一起,他哪怕抛弃一切也不会与你分开。可是一直到方才见你恢复记忆向白子画问的仍然是那样一句话,就知道你永远也不可能放下。便黯然交代了我几句,重入轮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花千骨茫然摇头: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爹本来想见你最后一面再走,可是怕自己舍不得,不肯放手,对你有了六年和执念。也怕你回复记忆,知道一切,又看到他变成那样,就不会顺从本心地作出选择,所以才不辞而别……”

    花千骨缓缓退了两步,仓皇四顾。

    东方彧卿!你又骗我,你到底要骗我多少次?为什么到死都不肯见我最后一面,我还有好多话要问你!

    似乎一切是在为她好,又似乎是在害她。似乎总是在骗她,却又不求回报地付出了一切。

    她始终都不知道,他的话那句是真那句是假,到底是真的爱她,还是她只是他的一颗棋子,或是千万年轮回无聊之下一时兴起的玩具?

    只是斯人已去,他给了她最后的成全,然后离开。一切都成了未解之谜,封印在异朽阁中那一条条鲜腥的舌头里。

    “他有留下什么话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他说放下一切,做回以前的骨头,上辈子你们俩都做错了,如今,不要再错一次。”

    花千骨低头轻笑,突然想起昨夜,自己给自己写的信,想起大战前夕,墨冰仙在桃花树下同样用力拉着她的手说:不要恨,永远不要放弃幸福的机会。相信我,只要有心,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挽回的。

    不要恨吗?自己当时虽承诺了他,却终究还是恨了白子画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年看着白子画生不如死地或者,日日夜夜思念她,现在回想起来,只有心如针扎。原来不知不觉间,自己早就把恨放下,只剩下悔。

    她怎么舍得一直看着他痛苦,可是绝望报复下不死不灭的诅咒根本没任何办法可以解除,她只能尽力去陪着他,用地老天荒来挽回自己的过错。

    而白子画,她知道经历哪次最可怕的失去,还有这些年的思念,他终于能够真正地直面一切了。因为她听见了,听见在最后离去之时,他说对不起,然后低下头无声低语:不要走——

    不需要对过去所生的一切道歉,也不需要对未来作什么承诺,其实一句不要走,已足够挽留她了。

    带着糖宝赶回云山的时候白子画已经不在了,只剩下哼唧。观微也到处找不到,仿佛

    从世间蒸了一般。可是不伤不死的他,入不了黄泉下不了地府,又能去哪呢?

    又是一轮上天下地的搜索,终于在长留海底找到了他。费了很大功夫才进入那个密闭

    的空间,她妖力全失,神体又未完全恢复,此时头晕眼花。几乎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蔚蓝色的海水中,白子画正静静漂浮沉睡,就好像当初她在东海海底找到身中剧毒的

    他时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一旁的瓶瓶罐罐,花千骨不由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。白子画的确不死不伤,可是

    醉,那么多忘忧酒和梦死丹,足够他睡上个几百年了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永远离开的他,到底要多疲惫多心死如灰,才会接有这种深海长眠的本办法

    来避?生无意,死无门,原来自己才是最残忍的人。是她一手毁了他,如今,又怎么能

    够再离开?

    心疼的抚摸白子画如冰的面颊,用功力摧散那些梦死丹的药力,忘忧酒的后劲却迟迟

    无法退去。

    花千骨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守候着,凝望着,时而和糖宝说说话,时而侧耳倾听长留山

    上的热闹声,直到整整一个月后白子画才从醉梦中清醒。

    睁眼看见花千骨的那一刻,他以为自己依旧在做梦。这次伤疤没有疼。胸口却闷闷作

    痛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吵醒他呢?

    酒意尚未完全散去,他微微皱起眉头,似有一些恼怒。浅淡消薄的嘴唇轻轻上挑,眸子时而闪闪亮仿佛装着整个天河,时而深邃如漆,眼神迷醉勾人。

    花千骨何曾见过他有这样醉酒失态的时刻,冰冷中却又十分撩人,仿佛初雪中那一点桃花,美得惊心动魄。花千骨大气都不敢出,慌忙别开脸去。

    可是那人突然勾住了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小骨,叫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只好乖乖由他。

    “乖,再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叫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反反复复叫了几十遍,那人似乎仍未满足,半眯着眼睛十分享受的听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唤他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,师父,师父,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半点都没有不耐烦,花千骨一声有一声地叫着,每叫一声,过去快了痛苦的点点滴滴就在心头回现荡漾。声音从平淡到急促,从轻声到呼喊,知道满面泪痕……

    心头那么多的爱,那么多的悔,随着那一声声的师傅弥漫开。有的带着委屈,有的带着委屈,有的带着疑问,有的带着不甘,有的带着愤恨,一声声似是倾诉似是询问又似是泄……

    看着她滚烫的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,白子画的心仿佛被撕扯开又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