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60章:竹篮子打水一场空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王元荣目光一凛,冷了脸,“这话从哪传的?咱们村还是槐树村那边?”

    “咱们村的人在说。就爱上 就是不知道槐树村那边有没有乱说的人,外面的人传没传出去!”姚若溪家作为迅速富贵又接了圣旨酿制贡酒的人家本来就备受瞩目,王元荣年年轻轻的翰林也不低调,被人传成这样,王宝柱顿时对王元荣就有些不满了。

    就算想若溪,你去看看待一会也就是了,没必要非得天晚了才回来,让人这样说道若溪一个女孩子。啥没成亲就苟且,人小心思毒,小小年纪就学了一套勾引男人的手段,这么难听,以后还让若溪咋做人啊!

    王元荣看出他眼神中的责备,也知道怪他昨儿个说的太入神,不知不觉天就晚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若溪家,她爹娘兄长都在,即便回来的晚些也不会有人说啥。只是要是有人恶意散播谣言,那就对若溪的名声很不利了。”王轲皱着眉头也很是担心。本来没有啥事儿,但这样被人捕风捉影的传了一通,即便没多少人相信。可话都是越传越走形,最后假的也会变成真的。

    王元荣昨天傍晚回来的,赶到三王岭到家天色的确已经黑了。他想了下昨天回来没有碰到啥人,他又是走前街回来的。

    见他往前街走,王轲拉住王元荣,“元荣哥!这事儿你要出面解释吗?”

    王元荣摇摇头,“这种恶意谣言越解释越描就越黑。”给两人使眼色,悄声往村里三姑六婆闲磕牙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王麻子媳妇郑氏端着碗,已经吃完了饭,却没有回家,正跟王发财媳妇钱氏和几个婆子议论着,“别看人小,人家手段高明着呢!也才十三岁吧,就知道留男人了!大闺女当初有本事勾搭了段家的少爷,这小的又勾搭上个当官的。人家有钱的当官的一把抓呢!当爹娘真是做梦也笑醒了。也不知道人家咋那么大的本事,可怜我闺女却是替人丢了条命!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也没长多齐整,就穿了绫罗绸缎,打扮起来比咱们看着好罢了。不过谁叫咱们穷,打扮不起呢!”钱氏无不嫉妒的撇着嘴,每次看见王玉花她都想骂几句,简直太好命了!王玉花好命,她生的丫头片子也一个比一个好命!

    “光会打扮也不中用!那得有本事,能让男人留到家里才行!王元荣都十六七的大小伙子了,那正是火力旺的时候,天都黑透了才回家,还不知道咋回事儿呢!”郑氏不屑的嗤笑一声。王元荣越风光,王玉花家过的越好,她就越觉得可恨。要不是她闺女嫁给王元荣,她现在就是翰林的岳母娘了!

    “你看见了?”王元荣冷冷的出来,目光犀利的盯着郑氏。

    钱氏听王元荣的声音,心虚的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郑氏也心中一滞,不过她却是不怕王元荣的,撇着嘴笑,“大晚上才回来,还悄悄的从前街绕,以为谁不知道怎么地!敢做就要敢承认!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是胡说八道,故意散布谣言败坏若溪的名声!”王宝柱恼愤的出来指责郑氏。

    王轲一看郑氏的眼神转向王宝柱,顿时就觉得不好,王宝柱嘴上说着放下了,可遇到人家这样说若溪,他就急,再让郑氏胡搅蛮缠,抓着王宝柱也不放,到时候怕就是骂若溪放荡了。忙插嘴嗤笑道,“我前儿个看到有的人,她男人不在家,两个儿子也没在家里,却带着儿媳妇在家里接待男客。不知道是不是也干啥苟且的事儿了。还是婆婆帮儿媳妇拉皮条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难听,郑氏一下子就火大了,叉着腰大骂王轲,“挨千刀的小兔崽子!你念的圣贤书都念到狗肚子里了,没有的事儿你往人头上扣屎盆子!丧良心的小畜生,你娘才是拉皮条的!你们全家都是拉皮条的!”

    “我娘就是拉皮条的,我家三个小子,我娘也是往别人家拉吧!不像有的人,带儿媳妇往自家拉!”王轲呵呵冷笑,鄙视的看着郑氏。

    王轲大哥毛蛋王贺,今年虽然也十**了,但因为他定的媳妇娘去世了,要守孝满三年,所以还没娶亲,一直等着。加上宝蛋,的确仨小子。

    郑氏简直气的火冒三丈,恨不得上去抓烂王轲的脸,“烂肠子的小兔崽子,你这样冤枉诬害人,就不怕天打雷劈!?生儿子没屁眼的小畜生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瞅见你家男人都不在家却招待男客进门,你就这么又蹦又骂的,心虚了咋地?”王轲可不是啥圣贤君子,那也是跟王元荣一块打遍三王岭附近无敌手的,不要脸皮,嘴又毒的。

    “生儿子没屁眼的畜生!天打雷劈烂肠子的下流胚子!一家人都不得好死!不得好死!”郑氏破口大骂,胆敢有人传她的坏话都是要骂到人家里去的,更何况当面说她是拉皮条的,还是给儿媳妇拉皮条。

    狗蛋娘听了跑出来,“有些人自己不要脸,瞎编了诬赖人名声,谁不知道自己才是下作胚子!干那些腌臜事儿都没法说的!还舔着脸出来骂人!谁生儿子没屁眼儿?!不知道有的人是不是生不出带把的,所以才干那腌臜事儿,想着生个带把的呢!”她就要娶儿媳妇了,竟然诅咒她孙子,自己诬赖人,还不兴别人说一句,这个婆娘简直不是人!

    郑氏生了俩儿子,可俩儿媳妇都生了三个丫头片子了,却没生出孙子来,她也是有事儿没事儿的抓着儿媳妇叫骂一通出出气。现在被狗蛋娘踩着痛脚,那心火蹭蹭的往外冒,上来就要跟狗蛋娘干架。

    狗蛋娘以前怕她,如今家里日子越过越起色,二儿子又考中了秀才,腰杆子也挺直了。两家的地顶头,她可没少受郑氏的窝囊气。看她上来要打,只犹豫了下,狗蛋娘就上去和郑氏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聚集了一堆,吴氏忙招呼人,几个妇人就纷纷上来拉架。

    杜氏远远看着,皱了皱眉,抿了下嘴,转身回了家。

    而村里狗蛋娘和郑氏打一架闹一场后,那些还说姚若溪耍手段留男人的也都不说了。明显又是郑氏使坏,嫉恨姚若溪能嫁给王元荣,想败坏姚若溪的名声。

    郑氏就在自家大门口姚若溪连王轲和王宝柱也勾引了,还不知道勾引了外面多少多少男人,小小年纪就放荡,也不点名指姓,就是一套话翻过来掉过去的骂。

    王里正气恼的严词喝斥了两次,郑氏还不改,继续骂。

    村里有婆子奉劝郑氏,“别骂了,再骂怕是真生不出孙子来了!”

    而村里正有人刚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都说她肚子圆圆的肯定是丫头片子,结果生下来是个儿子,全家人正都高兴的很。

    郑氏一恼,又看人家那高兴劲儿,连人家生儿子的也骂上了。

    更有人懒得理会她,再听她骂也只是嘲笑嘲笑。

    王元荣却是不敢在姚若溪家多待,只走的时候去辞行,顺便和姚文昌一块,又赶去了京都。

    姚若溪这边也很快收到了萧恒墨的回信,姚若溪拿着信皱起眉头,左右前后都翻看一遍,依旧没有发现旁的,不仅心下更是疑惑。找萧恒墨那个变态帮忙的时候她就做好了被敲诈的准备,凭萧恒墨那变态的脾性,不让她欠个人情也不像他的风格。可回信上面只有一句话:已照汝意思办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事情没办成吗?”芍药看她神色狐疑,不由的想。难道那潘家女儿识破了小姐的美男计,不愿意帮忙?还是早把小姐忘了?

    “已经办成了。”姚若溪恢复淡然的神色。不管萧恒墨如何,那个变态强硬的从她偷盗图纸,她的弓弩和土枪可都被那变态拿走了!

    芍药咳嗽两声,心里更觉得古怪了。难道小姐是因为潘家帮着办成了事儿,又反倒质疑自己的魅力?或者担心那潘家小姐发现她的真实身份,以后不好办?

    两个女的……芍药想想顿时也有些发愁了。然后开始帮姚若溪想对策。兄弟姐妹五个,姚若阳是和姚若溪一样都是凤眼,而姚若溪当初又是用的姚若阳的名字。多个两三年跟潘家的女儿不见面,等时间久了……就把这罪名推给少爷好了!反正到时候即使不一样,也可以说是少爷张开了些。

    姚若溪不知道她的想法,把信放下,也就去忙建学堂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很快过了十五,姚满屯招了些短工,整理买的一片山,等开春种桂花树。

    村里的男女老少基本都出动了。如今正是清闲的时候,要是能做些活儿挣些零花,庄稼人可是都高兴的事儿。不比跑出去找工,在自家门口就能挣到。

    于是一家人划分一片地方,只要按要求清理出来,当天就结算工钱。

    大人壮劳力把的片大些,工钱就高些,那些闲散着玩耍的小孩也热热闹闹的上山干活,几个人一片地,边玩边干活。也有事儿玩了,也挣零花了。

    姚若阳虽然想帮忙,只是要下场科考,他也只能先把重心放在科考上。

    朱孝生也在老宅住着,只是苗氏也没法让姚满屯天天去教他和姚及第姚忠举学问了,姚满屯每天忙的脚不沾地,啤酒厂都是教给一个小组长忙活,让江明看着。

    王玉花也没闲着,熏腊肉作坊也开工了,要趁着还能做腊肉的时候多出些货,天一热,就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瑄姐儿也不闹人,卢秀春就天天把孩子送到二房和瑾哥儿一块,由小四照看着。她到熏腊肉作坊去忙活。

    虽然有梅嫂和小萝帮忙,小四还是觉得精力不够似的,“当初三姐又要照顾我,又要学那么多东西,还要挣钱养家……”从出生几乎没体验过疾苦的小四一下子明白了艰难似的。

    姚满屯从外面回来,听到她这话笑了起来,“你小时候都是你三姐照顾你,上山割草套兔子,是你大姐用竹筐背着你。”

    小四扭头看姚若溪,“三姐!我小时候听话不听话?”那时候三姐自己都还是小孩,腿还没治好,要是再照顾个淘气不听话的自己,小四想想就觉得头大了。

    “很乖。”姚若溪抬头笑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小四略感欣慰的点点头。她小时候肯定又乖又可爱,所以三姐才喜欢带她,嘿嘿!她这边刚露出得意的小模样,就见瑄姐儿迈着小短腿儿走到水盆旁,伸了小手就往水盆里够,忙咋咋呼呼的冲上去,把瑄姐儿拉开。那边瑾哥儿又跑去铲小花坛上的土,那才浇的水,一抓一把都是泥,又跑过去拉着瑾哥儿洗手。

    梅嫂几次想帮忙,姚若溪都制止了。小四今年过了生辰就已经八岁了,很多事儿也该学起来了。温室里的花朵纵然娇艳,但经不起风吹雨打。

    姚满屯也同意四闺女练练手,虽然现在日子好了,却不能做只会享受的,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。

    姚若溪还要每天抽半个时辰去老宅教给朱敏儿几个双面绣,许氏胡搅蛮缠的抓着小四骂了一回,还是把姚春桃和姚春杏送到老宅跟着学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人学的都还好,就是梁娇娇,学的很慢,而且绣活儿也明显也很不好,一副不大在意,学来打发时间的一样。姚春桃和姚春杏都使她的丝线,她也十分大方的让使。等丝线用没了,就说想爹娘了,回趟娘家,顺便买些丝线等物回来,到家她的丫鬟就把偷学的双面绣教给了家里的绣娘。

    梁大奶奶也跟着学了,“这也不算难,不过两面绣出同样的花样子而已。那双面异色绣和双面三异绣才是真正的双面绣,小妹要尽快把这两样学会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贱人每天只抽半个时辰,一点点的教,现在教的全是最简单的。”梁娇娇咒骂一声,她的绣活儿又不是很好,要是好的话,可以多追问些。丫鬟偷偷的学了练,又不能追问太多。免得那小贱人发现了端倪!

    “要不我弄点好东西送给她,跟那小贱人拉拉关系,看能不能学的快一点?”梁娇娇实在嫌太慢了,这样一点点的磨,她可没那个耐性。

    梁大奶奶忙摇头,“不可。你现在只能表现出不大在意的样子,跟着慢慢学。要是太过头,反而打草惊蛇了。”

    梁娇娇不悦的撇撇嘴,梁大奶奶安抚她一通,拿了不少东西,把她送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隔了一段时间梁娇娇就找借口回娘家一趟,然后把新学的双面绣技巧教给梁大奶奶和梁家的绣娘。

    很快又到了春试的时候,不少学子纷纷赶赴县城参加县试,姚忠举和姚及第,朱孝生都早早赶过去了。姚若阳是已经过了童生试的,从青山书院回来一趟,就直接和王轲,王宝柱一块去了昌州府。让本想跟他一块的朱孝生几个根本没有找到人。

    姚满屯没有陪着去,从各地定的桂花树苗到了,每天都要带着附近几个村的人上山种桂花树。

    山下的院子也准备了起来,拉的砖瓦都送了过来,找的新安县的工匠来盖的院子。众人都以为是为了酿贡酒盖的,因为在桂花园山脚下,到时候酿酒也方便的很。

    姚若阳考完回来,把试卷和答题默回来,给姚满屯和姚若溪看过,只讨论了下答题的内容,没多问,转头就接了姚满屯的担子,督促学堂那边,“做学问不急在这一时,家里正忙,先把家里忙完再着!”

    姚满屯又学堂那边的事儿都教给了他忙活跑腿儿。

    姚富贵到学堂这边溜达了几回,见有宽敞明亮的大通间,还有一间一间的住房,就猜测大通间是酿酒放置桂花稠酒的仓库,那一间间的住房是给工人住的。眼珠子转了转,就琢磨了起来。这边既然盖成这样,还要招不少工人来,那肯定需要管事给管着。

    姚富贵立马就去找了姚满屯,“二哥!我看你那桂花园那边铺的摊子还挺大,得招不少工人吧?你这还要忙活地里,还有啤酒厂,还有旁的生意,那酿酒坊那边我帮你看着?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确需要管事儿的,不过只要女的,不要男的。”姚满屯见他想错了,也没解释,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哪能只要女的啊!?那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,干活儿又没有男的有力气,到时候再出不上力还耽误二哥家的大事儿是不!?我就只帮二哥看着那酿酒坊,二哥放心,我跟大哥不一样的!”姚富贵笑嘿嘿的。那啤酒他琢磨了那么久也没琢磨透到底是咋酿出那个味儿,还会冒白泡沫的。这桂花稠酒,想必要那啤酒要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个细功夫,只要女的,而且现在还不需要人呢!”姚满屯依旧笑着婉拒了。

    姚富贵一想,那桂花苗才种上,等长大开花那至少也得两三年才行的。只是他有些想不通,为啥那么早就盖一座酿酒坊出来在那呢?

    带着这个疑惑回到家,他又想到桃花儿要开了,肯定是要酿桃花稠酒在那。

    事实上,桃花稠酒仍然是在家里,王玉花带着罗妈妈,方妈妈,梅嫂,连姚满屯和姚若阳,江明江远兄弟,又加上高婆子卫婆子,卢秀春也下手了。

    一连忙活好几天,终于把这一批的桃花稠酒酿上,按这每一坛子的天数,出酒情况,桃花园赵伯一家会摘了新鲜的桃花送过来,进行最后的煮酒。

    这边忙的热火朝天,村里也是到处弥漫着桃花的清香和稠酒的醇香,清淡交织着浓厚,闻了都让人觉得心神舒畅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桃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