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迪拜四十七章 紫痕的身份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sp;   梧情也是松口气:“谙达,方才那一瞬间我还以为皇上真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万幸有主子。”李德全擦完汗:“主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去守着主子吧。醒了主子的身子也是要静养上些日子才能下床的。”

    梧情和彤情依言回了内室,接替了孟嬷嬷的活儿,守在床边伺候着。待到入夜时分,年秋月才醒来,她方一睁眼。彤情就惊喜起来:“主子,您可醒了,奴才给您叫皇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?”年秋月看一眼室内点燃的蜡烛,皱眉:“几更天了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二更天了。”

    四爷进来时候,年秋月忍不住红了眼眶:“我差点儿以为再也见不到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进门时候见你那样子,朕心都凉了半截,朕才知道朕绝不能没有你,还好佛祖保佑,你没有大事儿。”四爷一只手握着年秋月的。另一只手放在她肚子上轻轻地抚摸了两下,“孩子是个命大的,也没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小心,我检查过没有问题,以为没有事儿,早知道除了梧情和彤情送来的吃食,其他的我都不能尝的。”

    四爷的眸色沉了下:“怪朕,朕不该以为李德全的话是你授意于他,朕以为他是在骗朕,朕不该放着这样一个危险的女人在宫里。还好你和孩子没有大碍,这次目标是孩子和你,下次恐怕就该是要朕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四爷,你还是这么大男子主义。还真会想。年秋月心底讥讽,面上却是吃惊,伸手去堵四爷的嘴:“这样的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。爷,紫痕妹妹那么一个天真浪漫的人,真是......我当初时候查过她,说是年幼体弱多病送出去养过一阵子。难道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她就不是原来的乌雅紫痕了。”四爷眼底是一片黑雾,年秋月作恍然大悟状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爷已经将她移交到慎刑司了,以后不会再出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四爷安慰了年秋月后第二天离开,李德全去了慎刑司奉皇上的命调查“乌雅紫痕”,见到是李德全,“乌雅紫痕”惨笑了下:“李总管是来送本宫一程的吗?”

    “咱家是来审理你的。”李德全黑着脸,“咱家劝你最好实话实说,大行皇帝在的时候就查清了你的底细,你若是实话实说,还能免受些罪,你曾经做了御前的宫女,自然是知道慎刑司的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说,你能怎么样,慎刑司又不能打成招,皇上只是在气头上,才恼了本宫,如今皇贵妃的孩子保住了,皇上仔细查查就知道事情不是本宫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娘娘做的呢?伺候娘娘的婢女都已经承认了娘娘指使她所做的事情,之前先帝爷跟前伺候的人也都可以作证,娘娘曾经佩戴过有细辛的荷包,娘娘是知道细辛的。都这个节骨眼上娘娘还要嘴硬,对您可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李总管是要强行给本宫安上罪名了?本宫要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正在忙着哄贵主子用药呢,贵主子的性子有时候跟少女一般纯真,这您也是熟悉的,您不是常模仿贵主子吗?皇上这会儿没有功夫理会您,咱家劝您老实些,皇上已经特意嘱咐过了,对您,必要时候可以用刑,只要能找到宫里天地会的同伙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珍妃娘娘惊愕了。

    李德全却不理会她的表情,只是让人将审讯的一套器具备好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李德全叹息一声,走出了慎刑司,旁边的慎刑司的一个管事太监哈着腰跟在他身边:“李总管不愧是当年先帝爷身边的红人,这审讯也有一手,奴才佩服。”

    李德全斜睨他一眼:“这审讯就要抓到对方软肋才是,对于女人,不是孩子就是家人,若是没有孩子也没有家人的,情郎是她的突破点儿,所以女人不如男人啊,女人只要一沾上了情字,就跟喝了毒药似的,离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总管说的是。”对方哈着腰陪着笑,送了李德全离开,才直起身:“老子什么时候能混到跟他一样的地位呢!这可真是个人物,古来什么时候有先帝归天了贴身伺候的人还能活着的?”

    李德全不知道后面的人怎么说他,他往回走没两步,竟然遇见了年二爷的妻子,他愣了下,还未行礼,对方却热情地上前:“是苏总管啊,娘娘近日忙吗?我想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出事了,夫人您不知道?”李德全很是诧异,对方闻言有些尴尬,却做出了一副焦急的模样:“娘娘怎么了,出什么事儿了,我也未曾听到老爷说什么,李总管,娘娘可有大碍?该不是耍性子惹怒了皇上吧?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笑,是宫里有人谋害皇嗣,索性皇嗣福大命大,保住了。夫人想见娘娘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年二夫人有些不好意思:“选秀时候我娘家一个妹子二选时候被送出宫了,眼下过了选秀这么久,都不曾有人来提亲,眼见姑娘家到了年岁,若是再这样,怕是只能绞了头发当姑子去了。所以,来求娘娘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夫人怕是此时不宜拿这些事情叨扰贵主子,皇上下旨,让娘娘好生静养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事让娘娘心烦,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如今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夫人娘家府妹子......”,李德全讥讽地一笑:“夫人怕是不知道,这姑娘擅自议论主子是非,还不知道听了谁的撺掇,竟然在皇上回养心殿的路上试图勾引皇上,此为大罪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救她,咱家劝夫人还是让娘家亲戚找个好些的寺院吧。”

    年二夫人傻眼了,还想说什么,李德全却堵住了她的嘴:“咱家还有事儿要回禀皇上,咱家告退。”

    PS:漠暄一月底将本文完结 暂时不打算写番外(未完待续。)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